相关文章

遗嘱最好手写 打印遗嘱难认定即使律师见证也可能无效

来源网址:

目前广州中院的遗嘱案件中,因打印遗嘱产生纠纷的占三成

在现实生活中,打印的资料越来越多,打印的代书遗嘱也开始进入审判领域,打印遗嘱虽然字迹清楚,纸张正规,但却不易确定代书人,给司法实践中的认定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

日前,新快报记者从广州中院了解到,在遗嘱案件中,因“打印遗嘱”而产生纠纷的大概占了三成。根据近期审理的“打印遗嘱”纠纷案的情况,如果当事人没有充足的证据,极可能导致这类遗嘱无效。

■新快报记者 周聪 通讯员 马英

案例1

父女对簿公堂 打印遗嘱无效

老石与爱人黄阿姨于1979年2月16日登记结婚,婚后生育女儿小虹。老两口共有两套房产,一套在老石名下,一套在夫妻两人名下。2013年5月黄阿姨去世后,两父女却因黄阿姨留下的打印遗书闹上了法庭。

庭审中,老石出示了黄阿姨和老石两人所达成的《遗嘱》一份。该遗嘱对涉案的两套房产和双方的储蓄资金进行了约定,称“上述资财在任何一方(老石或黄阿姨)逝世以后其依法所得份额全部归属仍然生存一方(老石或黄阿姨)全权继承,由生存方按子女尽担养义务的实际情况,全权处置,任何人不得干涉”。

老石陈述,自己和黄阿姨立遗嘱时神志清醒;黄阿姨从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出院后至同年4月在家休息治疗期间,可以行走、交谈正常、神志清醒;2013年4月8日当天其和黄阿姨在家里的电脑中打印上述遗嘱并签名确认,黄阿姨打字比较好,故遗嘱由黄阿姨打出。

对该遗嘱,老石还说,2014年年初三上午喝早茶时,对黄阿姨的两位哥哥和两位嫂子,还有弟媳弟妹出示过该遗嘱的复印件,因大弟夫妇在外旅游未参加此次聚会,但事后也曾电话告知过他遗嘱的事情。并当庭找来黄阿姨哥哥弟弟出庭作证。

法院认为,《遗嘱》为打印体,并非遗嘱人亲笔书写,因此不属于自书遗嘱。同时,老石亦未能举出足够的证据证实《遗嘱》是由黄阿姨亲自打字、打印出来,故对老石关于《遗嘱》属于自书遗嘱的主张,本院不予采信,亦非代书遗嘱。

同时,本案之《遗嘱》不符合遗嘱法定的形式要求,或称不具备法定的形式要件,为无效遗嘱,黄阿姨之遗产应按法定继承处理,由老石和小虹均等继承。

案例2

律师见证打印遗嘱也可能无效

家住广州越秀区的王婆婆与老伴郭爷爷,共有3套房产。2008年时,郭爷爷去世,留下王婆婆一人。2012年,王婆婆自觉年事已高,找来律师,立下遗嘱,以避免4名子女产生纠纷。不多久,两名律师上门,为王婆婆立下一份打印遗嘱,“本人王婆婆今年87岁,在立本遗嘱时神志清醒。由于年事已高,可能发生意外,我丈夫于2008年5月8日过世。故立此遗嘱,表示我对自己的财产在我去世之后的处理意愿。我愿在我过世后,由二儿子阿民继承所有房产中所有的份额。以上是我真实意思表示。”

遗嘱上有王婆婆的签名和指模,代书人有律师签名。还有另一名同来律师的《律师见证书》。本来专门请了律师见证,立下的遗嘱应该万无一失,谁知却被认为是无效。问题,恰恰出在打印遗嘱上。

法院认为,本案《遗嘱》为打印体,并非由被继承人王桂兰本人亲笔书写,因此属于代书遗嘱。按法律规定,遗嘱应有两名见证人签名,可遗嘱上,仅有其中一名律师的签名,而另一名律师在见证遗嘱后的第二天在《律师见证书》上签名,既不符合“当场”的要求,也不符合“在代书遗嘱上签名”的要求,因此不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。

法院判决4名子女均为第一顺序继承人,其中二儿子阿民对王婆婆尽了主要赡养义务,可以适当多分得遗产。至于其他三兄妹,以均等继承为宜。